為什么陜西漢調二黃是京劇之祖山

作者: 來源: 發布時間:2019-09-30 09:06 點擊數:
  漢調二黃是清代初葉形成并流行于陜南和關中地區的一個大型皮黃聲腔劇種,起源古都長安,明末清初流傳各地。清初期盛行于陜西漢中、安康、商洛等地,逐步形成了本省關中、漢中、安康和商洛四大地域流派(安康、漢中又通稱漢江派),班社眾多,名角層出不窮。
  由于這一劇種源遠流長,根植于民眾之中,經過長期實踐,形成了以生活為基礎的現實主義表現手法與浪漫主義的藝術夸張緊密結合的藝術形式,其表演風格古樸、細膩、別致。漢調二黃在廣大流行地域為人們所稱道的特點是做工細膩、表演傳神。歷代藝人傳徒授藝講究“演啥像啥,合情入理,精細別致”,“馬門簾一揭,不是自己而是戲中人”。長期以來,不少獨具匠心的演員,既從人物出發,又合理運用表演程式,不斷地將漢調二黃改革發展,角色從最初的五門發展到一末、二凈、三生、四旦、五丑、六外、七小、八貼、九老、十雜等十門,表演時各具風格,講究“文戲武唱、武戲文唱”,末、凈、生、丑、武生、雜角等一般要求剛勁,其他行當則講細膩傳神。雖有一套傳統程式,但也講究民間生活化,總體風格質樸、粗獷。
  漢調二黃使用的道白主要以韻白和陜白為主,這樣既字中有音,音中有字、剛柔相濟、朗朗上口,講究抑揚頓挫,節奏感強,又接近民間通俗生動,可以鮮明地表現出人物剛直、暴躁、爽快、利落、活潑、幽默的性格,說起歇后語、風趣話更具鄉土氣息。此外,漢調二黃還流行按劇中人物籍貫道方言的獨特風格。素稱“唐三千、宋八百,外傳野史數不得”,演出劇目(包括保留二黃皮影戲中)約1500余本折,已抄錄1077本,出版 《陜西傳統劇目匯編·漢調二黃》8集60本。初步統計漢調二黃臉譜415副,特制模型彩繪234種。其造型、畫法種類繁多,總體風格古樸、考究。
  京劇聲腔源自陜西
  人們提到國粹“京劇”的淵源,一般都會認為徽班進京帶去的二黃調和湖北藝人傳去的西皮調,二者在京合流形成京劇,可是,從中國近代著名戲劇史論家齊如山,到四大名旦之一的程硯秋等一批戲曲學界和業界的大師,經過科學研究、對比分析后認為,京劇與漢調二黃有著深厚的歷史淵源。
  這一點,國務院組織中國藝術研究院所作的《全國戲曲劇種現狀調查報告》中也有論述:陜西漢調二黃劇種不僅歷史悠久,遺產豐富,而且它與國粹京劇的形成與產生,具有重大的歷史關聯。
  近年來,陜西省文藝評論家協會副主席?文壽,接連發表了《論京劇聲腔源于陜西》《再論京劇聲腔源于陜西》等學術論文,在獲第二屆王國維戲曲論文評比一等獎的《論京劇聲腔緣于陜西》一文中不但論證出京劇聲腔來源漢調二黃,還將陜西戲劇分為前、后兩個秦腔。前秦腔也就是漢調二黃,是從明清以來,一直發展到現在,當然這個劇種,是產生在關中,流行在關中,發展在關中,后傳到陜南,但由于之后后秦腔(母體為山西梆子自東向西傳來)發展起來以后,那種通俗、被廣大農民聽眾所能及時接受了的,大家一開口,就是現在這種通俗的秦腔。而漢調二黃有些文氣,有些高雅,脫離了一些農民觀眾。當然,在西安城里,從整個清代到民國初期,大家還是比較喜歡欣賞漢調二黃,覺得這是一個文人雅士聽的,非常時尚的東西。
  此外,朿文壽還論證出流行于南國粵地的西秦戲、江西宜黃腔等我國四大聲腔中的皮黃腔都是發源于陜西的前秦腔——漢調二黃,可以說全國出現的各地皮黃聲腔劇種,都與漢調二黃有著密切的關系。這樣一來,前秦腔與后秦腔對于戲曲的影響可以說遍布大半個中國。
  二黃勃興在何方?
  戲曲來自封建時代,來自農耕時代,目前全國各地的戲曲都正在遭遇現代社會多元娛樂文化的挑戰。在城市,很多人不知道哪里能看到戲曲;在農村,青壯年人大多外出打工,沒人學戲也沒人看戲。生產方式和生活方式的深刻變化,以及由此帶來的公眾娛樂方式和審美趣味的變化,使戲曲市場大大萎縮。
  漢調二黃也不例外,近十多年來不斷滑坡,目前僅存安康漢劇團維系演出,其他各地均已絕跡,演員、觀眾雙雙出現斷層現象。
  而與此形成強烈反差的是:一些名不見經傳、貌不驚人的所謂超女,卻異常火爆,原來默默無聞的相聲演員郭德剛紅透半邊天。為什么會有這種現象呢?
  朿文壽分析認為,最根本的原因是他們代表著最大多數平民觀眾,以此標志著越來越廣泛、越來越本真、越來越深入的群眾參與性。民歌、地方小調在超女那里被演繹得淋漓盡致。郭德剛把相聲引進劇場后仍大聲疾呼:“相聲必須培養新觀眾,相聲一定要跟電視網絡等娛樂方式搶觀眾,才能生存。”“什么叫好相聲?觀眾打破頭搶票,那才叫好相聲。”
  事實證明:處于傳媒互動的后現代時代,各種藝術只有走進民眾,才會具有永不衰竭的生命力。
  當然,對于戲曲藝術的傳承與保護,不是一個淺層次上的簡單問題,而是一個復雜的系統工程。非物質文化遺產不僅僅是文化形式,而且還包含其精神內涵。漢調二黃的文化價值何在?它的精神內涵是什么?又如何去對它的文化和精神方面進行保護和保留?
  戲曲理論家劉厚生主張,戲曲保護要分層次。一些音樂唱腔、表演程式、曲牌曲譜價值不大的劇種,可以優勝劣汰,順其自然,但必須收集整理資料、實物,留下聲像資料;一些有著豐厚文化和悠久歷史,卻又與現實和市場相脫節的劇種,可以將其博物館化。當然政府要用特殊政策給其一定的社會地位和經濟支持,使其能夠延續“香火”;還有一些劇種要喚起人們重新認識,促進它們煥發藝術青春;一些比較活躍的劇種,要引導他們在市場中不斷獲得新生。
  根據劉厚生先生所分的層次,漢調二黃既屬于 “有著豐厚文化和悠久歷史,卻又與現實市場相脫節”,又屬于“要喚起人們重新認識,促進它們煥發藝術青春”的劇種。因此,我們制定漢調二黃的保護政策和保護措施,更應該講科學,更應該謹慎從事。
  在過去的時代,漢調二黃在陜西,特別在陜南安康地區無人不知,無人不會。現在的年輕人聽得少看得少,自然就疏遠了。
  對此,朿文壽說,當前迫切需加強演出,培育觀眾。利用廣播電視和網絡媒體,加大宣傳力度。讓漢調二黃走進校園走進課堂,有選擇地在一些學校,把漢調二黃優秀劇目、優秀唱段教授給孩子們。有了新一代的愛好者,漢調二黃就能夠傳承下去。此外,把各縣業余演唱機構和演唱活動盡快組織起來,有了眾多票友群眾參與,漢調二黃的傳承,就有了相當的群眾基礎。同時,要認真宣傳保護漢調二黃重要意義,讓人民群眾進一步了解、認識,進而得到廣泛的支持與擁護。
  挽救“漢調之光”的努力
  “我們已經連續三年舉辦漢調二黃演唱賽,比賽分為專業組、業余組、少兒組等,通過這些比賽不僅擴大了漢調二黃 的影響,更重要的是將會培養一批票友和觀眾,這對于漢調二黃大發展才是最為重要。”安康市漢劇團團長袁朝玲說。
  安康漢劇團是當前全省漢調二黃劇種唯一的專業團體,多年來,盡最大的努力保留、發展漢調二黃。“我們正在努力實施漢調二黃進課堂,對于原有的曲藝風格進行改革,最近根據原有的特點創作出漢歌,以適應新時期的要求。”袁朝玲說。“把安康漢劇團收歸安康市級管理,對于漢調二黃劇種的保留、保護與傳承,從地位、影響力及保護力量與條件諸方面,能夠加大保障系數,使其取得大的成果。”安康曲藝界人士認為。
  對于這一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的保護,安康市已經開展全面普查,摸清家底,分類搜集整理原始資料,確定了一批漢調二黃傳承人,將來還要扶持有基礎的業余漢調二黃班社,整理出版漢調二黃傳承發展的資料。
500彩票怎么玩儿稳赚